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质量管理 > 科室管理 > 正文

检验科也有《老师·好》里主角那样的人

日期:2019-04-06 15:56:29 来源:中华检验医学网 作者:炜墨 点击:

很多人都喜欢听郭德纲和于谦的相声,我也是其中之一。前两天路过电影院看到于谦演了一部电影《老师·好》便怀着看喜剧的心情走了进去,谁知道被感动了一把。

 

 

影片中于谦饰演的老师苗宛秋让我想起了以前实习时发生的一些事情,想起了和苗婉秋一样当时非常讨厌现在却非常感激的那个人——L老师。

L老师是我实习医院生化组的一个老师,在去生化室之前我就听同学说L老师管的超级严:你和别人聊天要管,你不好好学要管,甚至躲在休息室不出来还要管,总之在她面前一下都不能松懈,稍不注意就会挨骂。

我听了同学的描述心里特别害怕这个老师,一直不想去生化室,轮到自己去生化室的时候就不停的和同学换,直到最后一个月的时候实在躲不过去了,只好怀着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决心去了生化室。

在生化室待了几天以后,彻底体验到了什么叫变态严。

别的老师教实习生都是让实习生一边看着,一边学着,理论知识只是简单地说一说。她不,干活的时候一边讲解一边给我们说,不忙了专门给我们讲一些理论知识。讲完之后的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就会问你看你还记得多少,如果你说不出个123就等着挨骂吧。

我记得我被骂最惨的一次是进生化第二个星期,那会儿她问我什么叫定标,我说不出来,把我狠狠地骂了一顿。

 

被骂得多了我就想方设法躲起来,不忙的时候去别的组里串串门,在休息室喝喝水。这样做的后果往往是被拎回来逼着我去看操作规程。对于那会儿的我来说操作规程枯燥难懂,根本看不进去,可又怕她问我操作规程里面写了什么,只能死记硬背,背的时候不停地盼望着实习能够早日结束,好摆脱她的魔爪。

我没有想到就在我实习结束不到一年我就开始感谢L老师对我的严格要求了。

当时我刚刚上班,干完活顺手就把工作台收拾干净,然后拿拖把去拖地(我在家比较娇生惯养,很少干活,这个习惯完全是师太当时骂出来的)。

在拖地的时候我听见远处主任和一个同事小声说着:“这娃不错,挺勤快的。”那是我心里第一次感激她,后来还有很多次感动比如:

科里新上一台进口的生化仪,这是科里最好最昂贵的一台机子,主任决定找一个人和原来管生化仪的人一起干活。当时论资历,论学历都轮不到我去生化,我也觉得没有希望就没有想着去生化。

谁知道最后主任找我谈话让我去生化,而让我去生化的原因是:我对生化学得比较好,掌握得比较扎实。我去到生化以后也没有让主任失望,活都顺利的拿下,编写操作规程也是顺风顺水,这一切都是L老师的功劳,如果没有她经常的提问,我生化不可能学那么好。如果没有她逼着我看操作规程,我编写操作规程也不会那么顺风顺水,信手拈来。

后来我想去专门感谢一下L老师,感谢她当年对我的教导。可等我坐车到当年实习的医院时得知她已经退休去北京照顾孙子去了,心里满满的遗憾。

和L老师一样的老师还有很多,实习能遇到他们这样的老师是我们做学生的幸运。他们本可以不这么辛苦,在不忙的时候去喝水聊天,而他们选择教我们实习生这样辛苦的事情。

一个月后我们轮转走了,新的实习生过来,他又从头教一遍。就这样一个月,几个月,一年,几年,对学生认真负责的心从来没有变过。

真心地谢谢你们的教诲,谢谢你们的耐心,谢谢你们的关心。

谢谢,谢谢,谢谢!



(责任编辑:lgh)

相关阅读

站内搜索

品牌推荐

更多 >>

关闭二维码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