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医疗资讯 > 正文

2015 HEP DART大会:乙肝治愈有望

日期:2015-12-15 14:05:50 来源: 医脉通 点击:

今年12月6-10日在夏威夷召开的HEP DART大会汇集了世界各地的肝病专家和研究人员,围绕最新的研究进行了回顾和集体讨论,以找出乙型肝炎的治愈方法。



 
  生物制药公司展示了有关新治疗方案的数据,这些治疗方法是使用微RNAs和其他创新方案来减少病毒的,显示出了治愈乙肝的可能性。然而,大多数研究还处于早期临床前阶段,重点集中在实验室培养肝细胞或实验室动物上面,虽然有几项试验处于临床I期和II期阶段。

  2015年是HepDart会议的20周年,来自20个国家的近600名与会者参与其中。在开幕式中,法国的Patrick Marcellin博士指出,丙肝的治愈是医学上一项重大突破,现在我们正在寻找乙肝的治愈方法。

  今年的HepDart会议中,有近两天的时间专门用于讨论乙肝药物的发展,这表明周围找到肝病专家致力于发现乙肝治愈方法的新势头。往届HepDart会议,几乎都没有讨论新的乙肝治疗。但今年,有超过五家公司展示了新型乙肝药物的研究结果。

  会议上研究人员提到了投入于研究和开发乙肝治愈方法的资源仍然相对匮乏。他们指出,美国政府为治疗HIV花费$175亿,而治疗乙肝和丙肝(美国多达600万人口受其影响)只花费了一小部分。

  尽管在寻找乙肝治愈方法中缺乏经济投入,据报道会议的共识是实现治愈确实可能。尽管基于HBV复杂性实现治愈有一些障碍,但在病毒生命周期中存在多个治疗靶点,直接作用抗病毒药物和免疫调节剂(增强免疫系统)联合使用将是最有可能实现治愈。

  在短期内,专家可能会关注"功能性"治愈。例如,一些新型实验性药物可能会增加有限期治疗清除HBsAg的可能性。虽然这将不会考虑挥之不去的cccDNA或病毒整合入肝细胞的过程,但这也将是治疗上的重要进展。

  HepDart会议第二天集中于病毒内靶点、新的治疗方法和可能的治愈方法。专家探讨了以下问题:任一新药都能达到功能性治愈(类似于表面抗原消失而清除HBV感染),或是能完全根除肝脏内病毒(包括cccDNA)而达到完全治愈。CccDNA消失被认为是HBV治愈的“圣杯”。

  虽然对患者解释“治愈”一词是令人沮丧的,但基于HBV的生命周期非常复杂,渐进式或功能性方法可能是最可行的。每个人都想要彻底治愈,包括从事乙肝领域的科学家在内,然而,实现功能性治愈可能是未来10年内最现实的。

  功能性治愈是指患者必须仅在一段有限的时间内采用一种新药,与现有的长期依赖抗病毒药物相对,以降低其病毒载量,预防肝脏损伤。

  功能性治愈也有其缺点,若患者在以后需要服用免疫抑制药物(如化疗)来治疗癌症的话,则存在病毒再激活的可能性。然而,必要时也可以用抗病毒药物来进行管理。这与自发性感染恢复的情况相似。

  为了强调寻找治愈方法的复杂性,下图显示了HBV生命周期的不同靶点,也就是公司致力于寻求治愈的方法。


 
  其中有多个靶点是学术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生物技术公司和乙肝基金会科学家正在致力于寻找突破的靶点。在这一点上,小分子干扰RNA(siRNA)技术是最先进的。然而,在每一类通路中都有一些化合物(见下图),这是令人兴奋的。研究工作会一直继续进行,并且其前景是乐观的。


 
  乙肝基金会主席Tim Block博士在HepDART大会主持了一次特别会议,讨论了评估新药疗效需要哪些新的终点。这将涉及免疫学、病毒学、临床功能性治愈和彻底治愈的部分。基于患者使用新药治疗所处阶段(免疫耐受、免疫活动和非活动期)的不同,临床终点目标可能会有所不同。

HepDART大会的最新研究突破:

  Arrowhead公司的降乙型肝炎表面抗原(HBsAg)药物(ARC 520)的研究进展:在首次使用该类药物时单次注射siRNA,可以将HBeAg阳性患者的HBsAg水平降低10倍。该研究虽是小样本量研究,但令人印象深刻。

  Arrowhead公司的ARC 520可能同时也告诉我们一些关于慢性HBeAg阳性患者 vs.HBeAg阴性患者的信息。他们认为HBeAg阴性患者血液中HBsAg的量可能来自于在肝脏中“整合”的乙肝病毒,而不是源于“cccDNA”。这对治疗有着重要的影响。

  Novira公司的口服药物是第一类capisd抑制剂,在初期人体试验中显示能够将小部分患者的HBV DNA水平降低高达100倍。

(责任编辑:fangqi)

站内搜索

品牌推荐

更多 >>

关闭二维码
关闭二维码